宋四家 | 他们的书法影响了后人发布时间: 来源:怀德书画院

凡提起苏、黄、米、蔡,大家第一印象是「宋四家」,这宋四家,代表着中国书法史上一大高峰,这四家对后世书法影响极大,至今被无数人研究、学习、仰慕。

到了明代的时候,著名的诗文、史学家、画家盛时泰在《苍润轩碑跋》中曾言:“宋世称能书者,四家独胜。”此文提到的四家,正是「宋四家」。


“蔡”之争


其中「宋四家」的前三位苏(苏轼)、黄(黄庭坚)、米(米芾fú)在宋四家之列是毫无争议的,而最后一位【蔡】,历来为学者和书家所争论,有些人认为是蔡襄,也有人认为是蔡京。

 

但据《宋史列传》的史料记载,并佐以《全宋文》和《全元文》关于宋四家法帖的题跋文献,都偏向了蔡襄之说。

 

且米芾对此曾做了这样的形象概括:“蔡襄如少年女子,体态娇娆,行步缓漫(慢),多饰繁华。”(赵与时·《宾退录》卷二)


▲宋·蔡襄 《纡问山堂帖》 纸本 24.8X26.7厘米 

蔡襄力学唐各大家,又追踪魏晋,直接影响了后来的苏、黄、米三家。如论资排辈,在“宋四家”中他是长辈。

 

其次,蔡襄为人忠厚,在当时的政治地位很高。而中国书评向来是执人格主义的批评标准,结果也就书以人贵。

 

再次,在苏、黄、米三家尚未崛起之时,蔡襄的书法“端劲高古,容德兼备”,在宋初众多书家之中如鹤立鸡群,显得鲜明突出,引人注目。


▲宋·蔡襄《尺牍澄心堂帖》 

之外,宋遗民、元人王存《跋蔡襄洮河石砚铭》墨迹中,明确指出“窃尝评之,东坡浑灏流转神色最壮,涪翁瘦硬通神,襄阳纵横变化,然皆须从放笔为佳。若君漠作,以视拘牵绳尺者,虽亦自纵,而以视三家,则中正不倚矣”。这里就明确提出了宋四家,且“蔡”即是蔡襄。


那为何蔡京入不了“宋四家”?苏东坡曾经说过:


古人论书,兼论其人生平;

苟非其人,虽工不贵。


这是很有名的书法评价标准,他提出了“工”和“贵”两个审美范畴。“工”就是要承认你的书法技术,不是说你这个人品德不好字就写得不好。但是,你“工”书,并非就“贵”。这个“贵”就是人文价值尺度。用现在的话来说,书法家要品学兼优。


▲宋·蔡京 《雪江归棹图卷跋行书》 绢本 30.3x190.8厘米


蔡京的书法艺术有姿媚豪健、痛快沉着的特点,能体现宋代"尚意"的书法美学情趣,但"人品奸恶"(蔡京为奸臣),所以,在后人看来,蔡京的书法“虽工不贵”,因此不入宋四家之列。

 

何为“尚意”


终宋一代,宋四家,高举“尚意”书风的大旗,其他书家刻意追随,一变自隋唐以来“尚法”的传统,极欲彰显个人风格及个性艺术的表现。

 

正由于此,这一时代造就了苏轼、黄庭坚、米芾和蔡襄这些以“尚意”为主要书学审美取向的书法大家。在艺术风格上,苏轼的浑然天成,黄庭坚的劲健开张,米芾纵横飘逸,蔡襄的端庄秀媚,神采各异,仪态各具,为时人和后人留下了众多法帖精品。

 

那何为“尚意”?


这本是清代书法家梁巘在《评书帖》中所说的一段著名书论,其原文是:

 

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元、明尚态

 

“晋人尚韵”,即是说在魏、晋、南朝时期的书法艺术讲究风度韵致。那时的书法尊崇“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大都表现出一种飘逸脱俗、姿致萧朗的风貌。其代表是“二王”(王羲之&王献之)和陆机的书法,书法艺术流露出的这种韵味风神,是以独具的艺术魅力,反映出晋代书艺的时代特征。


▲晋·王羲之 《远宦帖》 纸本 26.1X170厘米 


▲晋·陆机 《平复帖》 纸本 23.8x347.5厘米


“唐代尚法”,即是说唐代书法总体倾向都是重视法度(书法的法令制度),唐代书家对前人的书法进行了总结,在书法结体和用笔方面实行了规范化和精微化。代表的就如欧阳询《三十六法》和《千字文》,颜真卿《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等,但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是属于写意的。


因此,唐人的楷书表现出大小相等,上下齐平,用笔应规入矩的趋势,即使是比较自由浪漫的行草书,也逐渐抛弃了晋人兼用侧锋的笔法,而追求纯中锋的用笔。在崇尚法度的风气之中,出现了森严雄厚的“唐楷”和豪放的“狂草”。体现了唐帝国开拓向上的精神。


▲唐·欧阳询 《千字文行书》节选 纸本 整卷27x160厘米


▲唐·颜真卿 《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节选


▲唐·颜真卿 《祭侄文稿》 麻纸本 28x72.3厘米


“元、明尚态”,即是说元、明时期的书法时尚,偏重于摹仿,注意在字的形态上下工夫。书法潮流在元、明时代进入了一个复古时期,大凡学书者纷纷效仿晋人,而求之于刻帖。


赵孟頫说:“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即是认为字的结体形态可以随时代而变化,而古人笔法应恪守不变。赵孟頫的这个主张被奉为金科玉律,所以元、明两代的书人大都是以唐人的笔法,写魏晋人书貌,形成了书法仅注重在字形上刻意求好的总趋势。


▲元·赵孟頫 《洛神赋》 纸本 29.5x192厘米 

而我们前文所提到的“宋人尚意”,即是说宋代书法追求意趣而不拘法度。


苏轼说:“诗不求工字不奇,天真烂漫是吾师。”

黄庭坚亦说:“老夫之书,本无法也,故不择笔墨,遇纸则书,纸尽则已,亦不计较工拙与人之品藻讥弹。”

米芾说:“学书须得趣,他好俱忘,乃入妙,别为一好萦之,便不工也。”


这些就充分表明了宋代书家们不拘泥于前代的书写法,提倡适意的艺术主张,这种主张在他们的代表作品中,如苏轼的《黄州寒食诗帖》、黄庭坚的《诸上座帖》、米芾的《蜀素帖》、蔡襄的《离都帖》里得到充分的体现。


当然,这提出的尚韵、尚法、尚意、尚态,主要是对这几个时期书法特征的概括,并不是说韵、法、意、态在这几个时期里是隔绝而不相通的,上文提到在“尚法”的唐代,也有颜真卿《祭侄文稿》那样尚意的作品。晚明时,傅山、王铎、黄道周、倪元璐、张瑞图的书法,是不能用“尚态”来评价的。且宋代黄庭坚的书法不仅有“意”,而且也重“韵”。只是它们没有代表时代的主流罢了。


▲宋·苏轼(苏东坡) 《黄州寒食诗帖》节选 纸本 原长33.5x118厘米


▲宋·黄庭坚 《诸上座帖卷》节选 纸本 原长33X729.5厘米


▲宋·米芾 《蜀素帖》节选 绢本 27.8X270.8厘米


▲宋·蔡襄 《致杜君长官尺牍离都帖》 纸本 29.2X46.8厘米


[ 上一篇:书法学习之如何选帖 ]
[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