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德微讲坛 | 古代文人的人生理想和处世哲学,全在这一句话发布时间: 来源:怀德书画院


《孟子·尽心上》有一句话:古之人,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意思是说古代的人,得志时,恩惠施予百姓;不得志时,修养自身以显现于世。穷困时,修身养性,关照自身修养,富贵显达之时则要关心百姓,造福社会。
后人改“兼善”为“兼济”,“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一句可谓概况了中国古代文人积极的济世理想和豁达的出世境界,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


心怀天下,入世精神与济世理想


孔子提倡积极入世并入仕,在礼崩乐坏的时代,他有明确的人生目标,为恢复他心目中理想的周代社会,他周游列国,历尽艰辛,经受各种冷遇和辱骂而矢志不渝。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在孔子为代表的儒家主流思想的影响下,古代士人有着强烈的济世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杜甫“男儿生世间,及壮当封侯”,强烈的入仕精神已然成为一种价值观;“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有着胸怀天下的大气魄;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自负文人有着崇高理想;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忧国忧民,心怀天下……

“学而优则仕”,通过入仕而济世,成为古代文人一种自觉的人生选择。他们企图进身仕途,帮助统治者造福天下苍生,从而达到自我价值的实现,“兼济天下”是他们的最高人生理想。


独善其身,出世心态与自我修养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是中国人传统的道德和人生理想,这样的理想是有递进关系的,“平天下”是最高理想,但是要实现这个最高理想,还得打好“修身”的基础。所以每一个“志在天下”的文人志士都很注重自我的完善,“学而优则仕”本身也是先修身而后入仕达到平天下的目的,而当治国平天下的理想一时难以实现,便又退而进行自我修行。

诸葛亮在《诫子书》中说:“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淡泊、宁静都是一种独善其身的心境。文人中有一批人群叫隐士,历代史书中多辟有“隐逸传”或“高士传”著录具有高尚情操的代表性的隐士,他们由于种种原因隐居山林,却又因“隐”而留名。隐逸是文人的一种生存状态,也是重要的文化现象。


进退自如,处世的智慧和境界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一进一退并非纯粹的二选一,多数人,终其一生都是时进时退、时隐时现,可以说古代文人无一不在出仕与退隐,入世与出世的选择中安身立命,而能达到进退自如则是人生的大境界。

《史记》载孔子曾问道于老子,老子对孔子说“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孔子自己也曾说“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则任,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可进可退、张弛有度,正是贤能之人处世的大智慧。

孔子心怀济世之心,周游列国,四处碰壁,被人讥以“累累若丧之狗”,他也不过一笑置之;孟子效仿孔子周游列国,不被用后退而著书;诸葛亮曾以“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为人生目标,后遇刘备,在政界大展身手;李白雄心壮志,失意后直言“明朝散发弄扁舟”,现归隐之意;苏东坡的一生更是文人士大夫进退自如、随遇而安、超然豁达的最高精神境界的体现。

独善其身和兼济天下体现了文人失意时的自我关怀和得意时的自我激励,居庙堂之高、或处江湖之远,都以最好的状态经营人生,进退有度,是对生命的一种关怀。